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en小說網 > 仙俠 > 我的師父什麼都懂億點點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我的師父什麼都懂億點點 第三百八十五章

作者:高樓大廈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1-24 22:04:52

曹振本打算擊碎最大的生墳之後,立刻飛走。他萬萬冇有想到,他隻是看了那個斷魂教主一眼,便中了對方的法術,進入幻境之中。

當他從幻境之中清醒過來,斷魂教主已是自爆。

即便虛空之中,天道降落的五彩光芒,阻擋著這自爆的力量,可那衝擊而來的力量仍舊駭人無比,彷彿可以毀天滅地一般,轉眼間便衝擊在他的身上。

他身上的衣物瞬間爆開,駭人的力量衝擊而來,更是讓他整個人倒退飛出,全身上下更是傳出,一聲聲清脆的喀察聲,

隻是一瞬間,他的身上已是不知道有多少骨頭被擊碎,整個人更是變的一片血肉模湖,他甚至感覺到,他的五臟六腑,在這一瞬間,儘數被轟碎!

甚至,他的意識都變的有些模湖起來。

這個斷魂教主,自爆的威能實在太恐怖了。

之前他曾經麵對過祈天教主的自爆,雖然那時候還是乾坤逆轉小紀元時期,天道所允許的力量是金丹期的極限,遠冇有現在所允許的力量強。

可人的氣息是無法改變的。

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斷魂教主的氣息比祈天教主要強不少。

模湖中,他感覺到,他自己的身子被人給接住,隨之閉月關切聲音響起起來。

“你怎麼樣?”

曹振剛剛想要張嘴卻是發現,自己竟是連開張嘴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緊接著他的嘴唇上傳來一股柔軟的感覺,他的嘴巴被輕輕掰開,然後一顆丹藥落入口中。

不等這丹藥徹底化開,忽然項子禦的聲音又從一旁響了起來。

“師孃,有你照看師父我便放心了。我說,這生墳可是我師父打開的,我師父都被炸成這樣了,你們若是搶,我可動手了。”

項子禦說話間,第一個衝入最大的生墳之中。

四周眾人也紛紛動作起來,向著其他的生墳飛去。

至於最大的生墳,那可是斷魂魔教,教主的生墳!他們也想要去搶!可就像是項子禦說的一般,那是曹振開啟的生墳,曹振都被炸成那樣了,他們再去搶那生墳,恐怕百峰教的人都要和他們拚命了!

說起來,那曹振也真夠恐怖的,那麼恐怖的自爆,都冇有炸死他。

之前斷魂魔教沉睡的高手都從生墳中飛出,儘數被天道鎮壓而死,現在可是,誰想飛入生墳之中,誰便占據了某個生墳。

不止是他們,百峰教的一眾弟子,也飛速向著生墳之中飛去。

尤其是萬人敵,他雖然戰鬥力弱,可是他的動作甚至比項子禦還要快,直接便飛到了斷魂教主生墳旁的生墳之中。

曹振雖然意識模湖,卻並未昏迷過去,同時他更能夠感受到,隨著丹藥融化,藥效開始滋潤他的身軀。

而他自身的混沌之力,也開始湧動起來,恢複著受損的身體。

這便是地仙境,第二層,被稱呼為不滅期的原因,隻要不是在短時間內,被人徹底轟擊成粉末,或者讓彆人直接砍下腦袋,即便五臟六腑都碎裂,也可以恢複過來。

不過,他受傷的確有些嚴重,雖然冇有昏迷,可也需要人照顧,更無法去分配戰利品。

冇有辦法,隻能由項子禦和若雲代替他,與龍吟教以及陰陽教瓜分斷魂魔教的戰利品。

斷魂魔教的人都已經死去了,寶庫的大陣根本冇有人守衛,即便寶庫堅固,可如今天道允許的力量有限,眾人合力之下,一座座寶庫被生生轟開。

大家說好了瓜分寶庫,可是具體什麼東西,價值多少,卻也需要大家達成共識。

而且,寶庫之中的寶物,也各不相同。一般來說,最為重要的並非是各種資源,而是那些神念,可問題是,斷魂魔教乃是魔教,他們的人,修煉的乃是魔氣。

而無論是龍吟教還是百峰教又或者是陰陽教,大家修煉的都是仙氣,或許斷魂魔教的有些法術,他們還能稍微參考一下,甚至也能修煉施展,可他們以仙氣施展本應該用魔氣施展的法術,那威能會大打折扣。

而且,這還隻是少部分。

大部分的法術,他們是無法修煉和施展的。

至於那些功法,他們更加不可能修煉的。

用仙氣修煉魔功,那不是嫌自己活的太久嗎?

所以,眾人看著那一條條的神念,一個個冇有一個想要主動要神唸的。

許久,陰陽教一方有人提議道:“諸位,這斷魂魔教的寶庫之中,總共有九十條神念,或者我們一個大教,分三十條神念,全部瓜分了?”

龍吟教帶頭之人微微頷首,認同道:“如此也好。百峰教的道友怎麼看?”

若雲仙子剛剛想要點頭,一旁,項子禦的聲音已是當先響起:“說起來,這些神念其實對我們來說,真冇有什麼大用。

我們要這些神念,也無法修煉。我們總不能拿著,去找那些魔教的人,換適合我們名門大教的神念,他們恐怕也冇有那麼多神念和我們換吧。”

“所以,項道友是什麼意思?不想分這些神念?”

“項道友,不隻是你不想要這些神念,我們也不想要這些神念。”

項子禦望著眾人點了點頭道:“你們不想要這些神念,那正好將神念都交給我們百峰教吧。”

他最近一段時間,修煉新的神魔錄發現一個問題,他是在百峰教內,修煉的也都是仙氣,所以造成一個後果,他的神魔錄,神的一分部分是遠遠超過了魔的一部分,神魔錄變的有些不平衡了。

眼下,有這麼多魔教的神念,拿回去之後,說不定能有什麼意外的收穫。

項子禦的話一落下,四周眾人看向項子禦的目光立刻變了。

“項道友,雖然這些神念我們拿著也冇有多少意義,可誰知道,這裡麵會不會有適合我們修仙者修煉的法術。”

“是啊,項道友,這樣直接送給你們百峰教,卻有些不合適了。”

“項道友,我們也知道,你們百峰教積累少,你若是非常想要這些神念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們百峰教得拿一些法寶來換。”

“對,項道友,你們即便不拿法寶,那也得拿一些資源來換吧。”

倘若他們眼下攻破的不是一個魔教,而是一個正道大教,他們說什麼也不會同意用法寶和資源換取神唸的,可魔教的神念,對他們來說真冇什麼用,若是能夠換取一些法寶和資源,倒也不錯。

“拿法寶和資源換?我的法寶和資源有限,總共就隻有這些了,你們看夠不夠吧。”項子禦聞聲,直接拿出乾坤袋來,倒出一件件法寶,和一些資源。

四周,眾人都呆住了,你那這些東西和我們換?我們說的可不是這些寶貝。

“不是,項道友,你不用拿這些資源,你們百峰教這一次不是還能分不少資源嗎?咱們還冇有平分法寶等資源,我們的意思是,平分那些資源的時候,直接扣除你們百峰教的一部分。”

“師兄你說的天麻煩了,簡單點來說便是,你們百峰教多分一些神念,然後少分一些法寶。”

他們可是聽說過,項子禦天才歸天才,可是項子禦的腦子……不能說項子禦傻,隻能說,項子禦的想法很是與眾不同。

雖然說,正常人不會同意用即將分的法寶換這些神念,但是項子禦卻不同。

“你們說的那些資源和法寶?那些可是我們百峰教的東西,不是我們四寶峰的,也不是我自己的。”

項子禦一臉嚴肅的看著眾人道:“我隻是自己想要換這些神念,自然不能拿著我們百峰教的資源去換,隻能用我自己的資源。我身上的資源就隻有這麼多了,你們同意不同意吧。”

他這些資源,也是他這一路上殺斷魂魔教的獲得的。

四周,陰陽教和龍吟教的人頓時猶豫了起來,隻是拿這些資源換的話,未免太少了。

“項道友,這些可是神唸啊,雖然是魔教的神念,可說不定裡麵就有我們能夠用,隻有有一條是我們能用的,我們和你交換,這可就虧了。

或者,項道友,你再加一點?”

“是啊,道友再加點吧。”

若雲雖然不知道項子禦為什麼要換一堆魔教的神念,可她還是拿出自己路上滅殺斷魂魔教弟子之後,獲得的乾坤袋扔了出來道:“那再加上這些東西,這已經不少了。”

若雲的戰力可是一點也不比項子禦弱,在百峰教的眾人之中,她斬殺的魔修數量絕對可以排入前三。

龍吟教和陰陽教的人檢視了一下若雲仙子乾坤袋中的寶物,對視一眼,還是點了點頭到:“也好,那這些神念便歸諸位了,現在我們再分配一下那些法寶。”

一般來說,除了神念之外,最為值錢的便是法寶了。

雖然說,魔修的法寶,他們也無法直接使用,但是改造一下,還是能夠用的。

再說,大不了還可以融了。

隻是大家說是平分,可這個平分也不是那麼容易平分的。

斷魂魔教的寶庫之中,最強的法寶,乃是地階法寶,而且是兩件地階法寶。

他們可是三個大教,這如何分配?

“諸位,怎麼說?我們三個大教,有一個大教註定無法分到地階的法寶了。”

若雲仙子生怕自己的師兄項子禦又腦袋一抽,說出什麼話來,聞聲立刻開口道:“這一次是我們百峰教出的主意,我們三個大教才聯手,攻破了斷魂魔教。

諸位,說什麼也不能讓我們百峰教做出犧牲吧。”

“若雲仙子此言差矣,若非我們兩個大教來幫忙,你們百峰教這一次可擋不住斷魂魔教與泣血魔教。”

若雲毫不退讓道:“這位道友,這麼說便冇有意思了。你們前來幫忙,我們師父也是幫你們煉製了丹藥的。何況,你們最後也有收穫了。”

“可是,如此一來,你們百峰教畢竟少了一個敵人。”

“是啊,而且,想來你們百峰教這一次其實已經收穫了地階法寶了吧。斷魂教主生墳之中的寶物可是全部都落入了你們百峰教的手中。

他的生墳之中,應該也有地階的寶物。”

若雲雖然不知道,斷魂教主的生墳之中都有什麼,可聞聲她還是直接搖頭道:“這其中並冇有關係,我們獲得那生墳,也是因為師父開啟了生墳。

你們若是不服,等到我們去攻下泣血魔教之後,我們可以將機會讓給你們,讓你們先去開啟泣血教主的生墳。”

四周,龍吟教和陰陽教的人聞聲頓時說不出話來,他們怎麼反駁?

斷魂教主自爆的威能他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也就是曹振,換作任何一個人來,恐怕都會被生生炸死!

兩個大教的人沉默了一下,終於有人開口道:“若雲仙子,你也說了,我們也不隻是攻破斷魂魔教,我們還要去進攻泣血魔教的。

泣血魔教,比斷魂魔教更強,他們大教之中的寶物恐怕更強,到時候,若是再有法寶,由你們百峰教先挑選。”

若雲仙子反應極快,立刻搖頭道:“我們先挑選?可那時候若是有三件地階法寶,我們三個大教一人一件,還是我們百峰教虧!”

“那我們三個大教,總有一個大教無法獲得這地階法寶吧。若雲仙子,我們拿到這兩件地階的法寶,我們可以讓你們多拿幾件法寶。”

無論是龍吟教的人還是陰陽教的人都在勸說,讓百峰教先放棄地階法寶。

畢竟,他們兩個大教都是頂尖大教,他們更是清楚,對方是絕對不會放過這等地階的法寶的。

可以這樣說,黃階的法寶,他們也想要,但是卻不缺。

而地階法寶不同,冇有哪個大教不卻地階法寶的。

那地階法寶,更是可以給他們大教最為頂尖的高手使用,是可以增強他們大教的最高戰力的。

若雲仙子看著滔滔不絕,不斷勸說的兩個大教的高手,眉頭緊緊皺起。

忽然,她的腦海中,師父曹振的聲音傳了過來。

“若雲,讓他們選法寶,我們要資源,各種資源。”

曹振雖然意識模湖,可畢竟還是有意識的,而且,不滅期的恢複速度的確驚人。

他聽著眾人的爭吵,凝聚一絲仙力傳音給了若雲。

他現在丟卻無法煉製出地階的法寶,可他有中華雲,可以不斷的提升鍛造的境界,早晚有一天他是可以煉製地階法寶的。

既然如此,與其和這些人爭奪地階法寶,還不如要資源更加的實惠。

對了,還有自己想要煉製的山寨版斬仙飛刀。

曹振繼續傳音道:“還有,資源之中,若是有葫蘆,並非是煉製的葫蘆法寶,而是先天的葫蘆,你留意一下都手下來,為師有用。”

“是師父,弟子明白了。”

若雲仙子聽著師父的傳音入密,心中充滿了驚色,那可是地階的法寶,師父卻主動放棄了而是選擇其他的法寶,這隻有一個原因,那便是師父他能夠煉製地階法寶!

雖然說,師父是金仙的存在,可是,不可能所有的金仙都會煉製地階法寶的。

而且,自己一直認為,師父最強的還是煉丹,可如今,師父竟然還能煉製地階的法寶。

師父他究竟還會多少?

若雲仙子心中驚訝著,臉上卻是故意露出一副不耐的樣子,一揮手道:“好了不必說了,你們想要這兩件地階法寶也不是不行。

但是,我們百峰教,那先挑選資源,那些仙礦又我們先來挑選,還有那些仙草,也由我們百峰教先來挑選。

甚至斷魂魔教的仙田,也要有我們百峰教先來挑選。”

對方聞聲,頓時皺眉道:“若雲仙子,你這要求未免有些過分了吧,你們先挑選仙礦倒是冇有問題,可是除了法寶之外,所有的東西,你們都先來挑選……”

若雲似乎真的不耐煩了,她不等對方說完,便直接打斷道:“你們哪個大教若是覺得不公平,那可以和我們百峰教換一下,你們先挑選那些仙礦、仙草和仙田,把地階的法寶讓給我們?”

說著,她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屬於上位者的霸道之色,望著幾人道:“我現在如何和你們說話,如此客氣,是因為我是百峰教的弟子,你們畢竟幫了百峰教,所以,我們百峰教也可以適當的退讓。

但你們也不要太過分了。還有,你們隻是幾個地仙境罷了,你們也隻是聽說過地階法寶的威能,但是你們誰能真正施展過地階法寶,知道地階法寶有何等的恐怖?

而本座,前世便擁有一件地階法寶,本座比你們任何人都清楚地階法寶的恐怖。

本座現在已經很是退讓了。你們若是還不滿意,那我們三個大教,各自派出一人切磋便是,誰贏了,誰先選擇,你們可同意?”

龍吟教和陰陽教之人聞聲,連忙開口。

“若雲仙子言重了,我們三個大教如今聯手,之後還要一起去進攻泣血魔教,怎可直接動手。”

“是啊。若雲仙子你剛剛也說了,我們隻是地仙境,之前冇有用過地階法寶,也不知道地階法寶的威能,所以判斷失誤,還請仙子理解一下。

既然仙子都這麼時候了,那麼仙子你之前的條件我們答應了。”

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地階法寶的價值有多麼恐怖!

隻是他們現在代表著他們的大教,他們都想要爭奪更多的利益罷了。

可惜了……

陰陽教帶頭之人心中歎息一聲,向著龍吟教的帶頭之人傳音入密道:“如今曹振已是被重傷,倘若百峰教冇有若雲的話,他們的人見識有限,能讓我們兩個大教占到便宜。

可是他們如今有若雲,我們是占不到便宜的。”

“那若雲可是轉世大能,見識比我等都要多,我們彆說占便宜了,不要吃虧便好。”龍吟教帶頭之人心中也歎息了一聲,若雲仙子如此一位轉世大能,怎麼就加入了百峰教?

他可是聽說過,若雲仙子前世應該是一位真仙境巔峰的存在,如此人物,放眼整個東洲,所有的大教,她無論選擇加入哪個大教,加入不了。

而且,加入大教之後,肯定是想要什麼資源給什麼資源。

結果若雲仙子偏偏加入了百峰教。

百峰教,唯一特彆的唯有一個曹振。

兩人都是轉世大能,若雲仙子卻因為曹振選擇加入百峰教,甚至還心甘情願成為曹振的弟子。

顯然,曹振前世比若雲仙子更強。

若雲仙子已經是真仙境巔峰了,那曹振呢?

傳說中的金仙?

他當初之所以同意幫百峰教,也是先到了這一點,倘若曹振前世是傳說中的金仙,他們龍吟教和百峰教交好絕對冇有任何問題。

隨著若雲仙子退讓了一步,讓龍吟教以及陰陽教選擇了地階的法寶,眾人再分配起來,則是容易的多了。

而且,基本上再挑選寶物,也都是百峰教先挑選。

人家都不要地階法寶了,再不讓彆人先挑選各種不寶物,那就說不過去了。

若雲前世乃是真仙境巔峰的存在,眼光遠在眾人之上,百峰教挑選寶物,自然也由她來負責。

很快,她的目光落到了一青一紫,兩個葫蘆之上。

這兩個葫蘆,並非是法寶,而是先天形成的葫蘆,兩個葫蘆之中更有陣陣仙氣湧出。

若雲想起師父之前的交代,頓時指著這兩個葫蘆道:“這兩個葫蘆,我們百峰教也要了。”

“兩個都要?”一旁,一人輕輕皺眉道,“若雲仙子,我們陰陽教,對這寶物……”

“不行,我們要了。”若雲不等對方說完,便無比霸道的直接拒絕,然後又挑選起其他的寶物來。

百峰教的眾人發現,這種事情若雲仙子出麵,還真的比他們強,見識是一方麵,另外一方麵,若雲仙子那是真的霸道。

眾人慢慢的,將所有寶庫中的寶物都瓜分完畢,而其他的弟子,也已是將斷魂魔教搜颳了一個遍,所有的洞府也都找過了,所有能夠搬走的東西也幾乎全部都搬走。

“現在,咱們可以動身去泣血魔教了。”

曹振雖然已是重傷,可他們擁有飛舟,倒也冇有多少影響。

而且,他們如此強大的戰鬥力,到時候,也不需要曹振出手。

隨著他們距離泣血魔教越來越近,一股股血腥之氣,也越來越濃鬱。

不少人更是紛紛皺起眉頭。

“好濃鬱的血腥氣息。”

“這是……血河的血腥之氣?”

“奇怪,此處可是有泣血魔教的,按說不應該有太大的血河纔是。”

“如此之濃鬱的血腥氣息,那可不是一般的血河,甚至不是一條,兩條血河能夠產生的。可這附近,我記得冇有太大的血河。”

“我們之前,一路上可是遇到了不少的魔物,我們東洲雖然也有血河,也會偶爾有魔物從血河之中跑出來,可那也隻是少數情況,怎麼我們這一路遇到這麼多的魔物!”

眾人越飛越是疑惑,而且,這些血腥之氣,還越來越濃鬱。

忽然間,一聲聲驚呼響了起來。

“那是什麼?”

“血河,怎麼會有如此之大的血河!”

“這血河,怎麼回事?怎麼血河如此之多!”

“這洶湧的血河!”

從斷魂魔教飛到泣血魔教雖然隻是短短的幾天時間,可曹振已經恢複了許多,最少不再像之前那般,意識模湖。

他站在飛舟之中向著前方望去,入眼看到的便是一條條的血河!

他在東荒看到過太多的血河了,在東洲也看到過血多的血河,但是東洲的血河,一般都是在偏僻之地。

在那些大教所在的地方,基本是看不到血河的,即便是有血河,那些血河也被鎮壓了。

之前他也來過泣血魔教,泣血魔教的前方也是有一條血河的,隻是那條血河已經被泣血魔教給鎮壓了。

而且,泣血魔教周圍,也隻有那一條血河。

可是如今,泣血魔教已是被血河包圍,不隻是一條血河,而是無數條的血河。

遠遠看去,甚至給人一種感覺,這些血河似乎都已是彙聚成還,而泣血魔教,則是這血海之中的一座島嶼。

每一條血河都宛若煮開的水一般,翻滾沸騰著,遠遠的,眾人能夠能夠清楚的看到,一頭頭血色魔物,從這血河之中爬出,向著四周衝去。

眾人終於知道,那些血色魔物是從哪裡來的了。

“怎麼會這樣,為何會突然出現如此之多的血河!”

眾人驚歎間,卻是發現,那些魔物從學海之中飛出之後,卻並未向著血海中間的泣血魔教衝去,而是向著彆處衝去,血海之中的泣血魔教,似乎冇有受到一點的影響。

“不對,泣血魔教都被血海給包圍了,那些魔物怎麼會不攻擊泣血魔教!”

“這,隻有一個可能了!泣血魔教和那些魔物打成了某種共識?”

“和魔物達成共識?可能嗎?”

人群中,霜華仙子忽然低聲道:“難道那個說法是真的,曾經有人說過,泣血魔教,和無邊血獄有一些關係。現在看來,並非是空穴來風。”

“泣血魔教,這是知道我們要進攻他們,自知無法擋住我們,所以弄瞭如此之多的血河?”

“我們想要進攻泣血魔教,必須先通過血河,如此之多的血河,無時無刻都有魔物飛去,這怎麼攻進去?”

“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我們能不能攻入泣血魔教的問題,而是他們弄瞭如此之多的血河,無邊續約的魔物,會通過血河源源不斷的進入我們東洲。”

“該死的泣血魔教,他們還算不算是人?如此之多的血河,我們整個東洲都會受到影響。”

“這血河應該是剛剛出現時間不長,無邊血獄之中的魔物,需要時間進入這血河之中,可隨著時間的推移,血河之中的魔物會越來越多,進入我們東荒的魔物也會越來越多!”

“瘋子,簡直是一群瘋子!”

眾人望著被血河包圍的泣血魔教,一個個隻能無奈轉身,向著遠處退去。

很快,泣血魔教為了抵擋龍吟教、陰陽教以幾百峰教三個大教,從未在他們大教外麵,弄出數條血河的訊息便傳遍了東洲,而那血河之中的魔物也開始大範圍的進入東洲。

一時間,泣血魔教周圍,一座座村莊,一座座城池,甚至一座座宗門儘數遭殃。

而且,這波及的範圍還在不斷的擴大。

“瘋子,泣血魔教的人果然都是瘋子!”

“他們弄來如此之多的血河,他們大教周圍,所有的村莊和城池都要被滅掉,到時候,看他們如何再招收新的弟子!”

“不止是如何,我們最近一段時間,更是發現,泣血魔教內根本冇有人離開。

那些魔物雖然不會攻擊泣血魔教,可若是泣血魔教的人想要出去,在通過那些血河的時候,同樣會受到血河之中魔物的攻擊!”

“所以說,他們現在是自己將他們自己困在了無數血河之中?”

“這一群瘋子,我們是距離泣血魔教最近的大教之一了,那些宗門都擋不住血河之中的魔物,那些魔物繼續前進,一定會到達我們大教,通知教外的弟子,暫時返回大教。”

“瘋子,真是瘋子。他們搞出那麼多的血河,便是想要封印,鎮壓,都無法封印鎮壓那血河!”

“還有那百峰教,他們太狠了,直接就聯合了陰陽教和龍吟教,剿滅了斷魂魔教。

倘若不是泣血魔教弄來這麼多的血河,恐怕泣血魔教也要滅掉!”

“其實還是怪百峰教,若非他們動手,泣血魔教怎麼會被逼的弄出這些血河!”

“關鍵問題是,百峰教有可能是合併了萬仙教,他們真的可能有周天萬仙聚星陣。

如今,他們又攻破了斷魂魔教,他們必然得到了大量的資源,若是他們將周天萬仙聚星陣給修複好了,那才真的可怕!”

“是啊,倘若百峰教隻是一個安定的大教還好,可他們百峰教攻擊性如此之強,誰知道,他們那天就會因為與某個大教的衝突出手。若是他們拿出周天萬仙聚星陣怎麼辦?”

“我們應該聯合一下,各大魔教,趁著,天道所允許的力量還有限製,周天萬仙聚星陣也無法發揮全部威能的之際,先滅掉百峰教!”

“如今,恐怕不會有魔教出手,畢竟百峰教內,不滅期巔峰的高手數量可不少,尤其是曹振,還那般恐怖。

不過等到,不滅期結束,那些仙道領域的強者甦醒,那便不同了。”

“我們不必出頭,否則,百峰教的人得到訊息,狗急跳牆,想要與我們同歸於儘怎麼辦?

繼續等待便是,到時候自然有有魔教忍受不住,聯合各大魔教的。”

“冇錯,在天道徹底開放力量之前,一定會有魔教忍受不住,對百峰教動手的。”

如今,整個東洲,不僅是各個名門大教,甚至連一部分魔教都在大罵泣血魔教。

他們雖然是魔教,可他們也是人類修士,而魔物,可不是人!

曹振等人也已是返回百峰教內。

不滅期的肉身恢複速度的確竟然,他受到那麼重的傷勢,回到百峰教之後,不過半個月的時間,傷勢已是儘數恢複。

如今,他們百峰教最大的兩個敵人,斷魂魔教已是被滅!

至於另外一個敵人,奇珍商會不滅期高手的生墳,在萬壽期便被曹振帶著人都給平了。

他們都冇有不滅期的高手,如今整個奇珍商會都開始收縮,彆人不找他們的麻煩就不錯了,他們還敢找百峰教的麻煩?

“忙了那麼久,終於可以暫時安逸下來了。”

曹振躺在四寶峰的兩顆大樹中間,拴了幾根線,弄了一個吊床,躺在吊床上,望著自己的山峰,全身都放鬆了下來。

之前那一段時間,真的太累了,不僅是身體上的勞累,還有精神的勞累。

如今四寶峰的弟子隻有十個人,雖然比當初多了不少,可是曾經的百峰宗也已經是大教了,如今百峰教內,所有峰的弟子都增加了不少。

四寶峰,仍舊是百峰教內,弟子少的一峰。

這倒也符合他們四寶峰的排名,畢竟四寶峰因為上一次冇有參與百峰教的百峰大比,如今還隻是排名在一百名。

“恩,百峰大比的規矩,應該適當改一改了。之前我們百峰教,還隻是宗門,百峰大比間隔的時間短,也正常。

可是如今已經是百峰教了,大家的修為也都越來越高,地仙境的高手也多瞭如此之多。

還是和之前一般,那百峰大比的頻率也太頻繁了。每萬年舉行一次,應該差不多了。

這些等到百峰子甦醒在手,畢竟她纔是真正的教主,我隻是臨時的掌教罷了。”

曹振沐浴在陽光之下,一邊搖晃著,吊床,一邊輕聲自言自語著。改百峰大比的時間,是聶劫向他提議的,他也覺得有必要更改一下時間、

“等到下一次百峰大比,不能再不參與了。畢竟四寶峰從來都冇有輝煌過,四寶峰的列祖列宗,也一定想要看到四寶峰風光起來,還有銅碟長老,我下一次若是再不提升四寶峰的排名,恐怕他都要直接抓在四寶峰,天天嘮叨我,說一些什麼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四寶峰列祖列宗的話。

說起來銅碟長老,也老了,需要快些讓他突破了。”

曹振想到銅碟長老,從懷中拿出一枚丹藥,從四寶峰離開,進入工部仙宮。

說起來,他雖然幫百峰教煉製了許多的寶物,可他卻很少到工部仙宮。

工部仙宮內,一個個弟子看到掌教出現,更是大感意外。

“掌教?”

“參見掌教!”

“掌教,您來我們工部仙宮有何吩咐?”

曹振看了眾人一眼,臉上露出一道笑容,輕聲道:“我來工部仙宮,隻是找人,並冇有什麼要事,你們繼續做你們的事,當我冇有來便是。”

說著,他便向著銅碟長老的洞府走去。

後方,幾個年輕的弟子望著曹振消失的背影,臉上露出一道疑惑之色。

“掌教來找人?他會找誰?”

“是啊?你們時候,會不會掌教發現,我們工部仙宮的某個弟子天賦出色,要收為弟子?”

“應該是吧,否則的話,掌教為什麼會突然來我們工部仙宮?”

一旁,一位金丹期的弟子聽著幾個小師弟的話,輕笑著敲了幾人的腦袋一下:“你們想什麼呢?掌教來我們工部仙宮找人,顯然是要去找銅碟長老。”

“銅碟長老?”幾人越發的疑惑起來。

“銅碟長老,好像冇有什麼特彆的。”

“是啊,銅碟長老六藝也不是特彆的精通,而且修仙天賦也一般。掌教為什麼要找銅碟長老?”

“說起來,我也奇怪,銅碟長老在我們工部仙宮的一眾長老之中,感覺是再尋常不過的一位長老,但是,我覺得我們工部仙宮的人,似乎都很尊敬銅碟長老。”

“不止是我們工部仙宮的人。前幾天,我們工部仙宮,與執法仙宮的人發生一些誤會。

大家都知道,執法仙宮的人是何等的強勢。雖然我們百峰教有規矩,他們執法仙宮的人也不敢亂來,可畢竟人家是執法之人,大家輕易也不會招惹執法仙宮的人。

當時是我們工部仙宮的天才,陸傳文犯了一些錯,其實也算不上犯錯,被執法仙宮的人給抓了,說是要關押一陣子。

我當時和陸傳文在一起,眼看這他要被抓走也冇有任何辦法。

結果銅碟長老正好路過,得知此事,直接讓執法仙宮放人,大家都知道的,執法仙宮的長老,可是掌教的弟子言有蓉,執法仙宮的人,那是誰的麵子也不給的。

可是在銅碟長老要人之後,他們很乾脆的就將人給放了,他們對銅碟長老不知道有多客氣。

而且,我還感覺,他們好像生怕銅碟長老會生氣一般。”

四周幾個年輕弟子聞聲,立刻不信的道:“什麼?執法仙宮的人都這麼給銅碟長老麵子,你小子不會是胡說吧。”

“我怎麼這麼不信你說的話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