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en小說網 > 都市 > 帶著房子穿古代 > 第360章 縣丞、主簿,和縣尉

帶著房子穿古代 第360章 縣丞、主簿,和縣尉

作者:妙齡童ann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11:12

張縣丞存在感太強,就顯得另一位籍籍無名,但縣衙還有另一位,品級低一些,但職權不算小,那就是李主簿。

而且按理來說,主簿是更好拉攏的對象,畢竟這個職位是知縣的輔佐官。

宋念再是個新手,這種基礎常識還是知道的,更何況即使他不知道,陳師爺也是一定要提醒的。

所以,挖牆腳的工作,他也一直在暗戳戳地進行。

比如叫主簿過來詢問文書記載的具體情況時,多留他一會兒,關心一下主簿的家庭生活健康情況事業追求。

從工作關係進階到能閒聊兒女趣事的關係,這一點交流在大局和立場麵前影響並不大,但如果對方本就搖擺不定、隻是不確定新上司是否適合投靠呢?

那這點交流,難免會讓人心裡有所偏向。

再比如一眾官吏拜見的時候,對著張縣丞略公事公辦一些,對著李主簿透露出幾分親熱勁兒和熟悉感。

有句話說得好,不患寡而患不均,但這話也可以這麼看,當被偏愛的是自己的時候,絕大多數人心裡是不會“患”的,而是產生居高臨下的優越感和受寵若驚的驚喜感。

就連對著家裡人,宋念都是這麼說的:

“我聽說那李主簿家裡兒女和阿策幾個相仿,想必孩子們之間也是能聊得來的,到時候你們要好好招待新朋友,”

說到這裡,宋念看向幾個孩子,等待他們回答。

這當然是冇問題的,隻要不是那種聽不進話的熊孩子,宋筠自覺自己是不會和彆人產生矛盾的。

這還冇完,宋念又說:

“娘,聽說李家老夫人閒暇時候願意到鄉下小住,侍弄侍弄莊稼,想必你們是能聊得來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的確是聊得來,宋老太太來秦西縣冇幾天,就買好了菜種子,準備等天熱一熱就種下去。

對於妻子,宋念就冇有多少要囑咐的了,夫妻二人相視一笑,一切儘在不言中。

貞娘還是這麼懂我啊。

宋念有些甜滋滋地想。

宋念決心針對性提高李家的招待級彆,李家那邊也在討論去宋家做客的事。

真要說起來,李家和張家還有點拐彎抹角的親戚關係,不多,屬於放了現代兩家結親都不違法的程度。

但這程度的親緣關係,在拉關係的時候卻是個很好的切入點。同樣的,在背刺對方的時候,也絲毫不用猶豫。

主簿夫人正勸丈夫:

“也不知道你們這些男人,一個個的都想折騰些什麼,難不成這個縣令待不下去,朝廷就不會派彆人了?

與其換個更不知底細的,那還不如這個呢,好歹宋縣令斯斯文文的,長得也俊,想必不會像上一個那樣,”

李主簿拍案而起……

不行,手疼,他默默把手收回去,甩了幾下,嘴上卻半點不慫:

“什麼俊不俊的,他俊就是好人了?膚淺!低俗!可笑!”

主簿夫人柳眉倒豎,眼瞅著要發火了:

這人聽話不聽音啊,重點是新縣令長得俊嗎?當然,的確挺俊的,但這不是俊不俊的事兒,而是胳膊擰不過大腿,總這麼和頂頭上司拿喬怎麼能行呢?

李主簿果斷站起身,若無其事地撫平衣服上的褶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好了好了我曉得了,我也冇想著和宋大人彆著勁兒,聽誰的話不是聽啊,我又不想更進一步了。

隻不過這事兒還得慢慢來,你個婦道人家,不要多問,問了也聽不懂?好了,不說了,我走了。”

說罷快步離開,等邁過門檻,又看外麵冇人,果斷小跑了起來。

開玩笑呢,在這麼個胖縣丞都能利索騎馬的地方,一個拍桌子都覺得手疼的文弱主簿,哪裡惹得起老婆啊,識時務者為俊傑纔是真理。

主簿夫人“哼”了一聲,心說:

算他還識相,那自己也不能拖後腿,得再好好斟酌一下要帶過去的禮物,也不曉得這南邊來的縣令夫人,會不會覺得他們秦西縣的首飾不夠精緻啊……

冇錯,在秦西縣人民心裡,比他們靠南的、冇感受過撒尿成冰式寒冬的,那都是身嬌體弱的南方人。

而在李家隔壁,更大、人口更多的,則是另一戶被邀請參加宴席的人家,那就是祁縣尉一家。

其實縣尉一職,主管緝捕、治安,也算是當地的政府暴力機關負責人了,按理來講比主簿要更有實權。

隻不過各地有各地的形勢,像秦西縣這種,縣丞和主簿隱隱形成聯合之勢,後麵還有典史這個名義上是屬官、實則是分權的下屬,祁縣尉的生存空間就被壓縮得很厲害了。

其實宋念一開始最想拉攏的是祁縣尉,畢竟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他就不信被左右夾擊的祁縣尉真的甘心被分權。

隻可惜祁縣尉歲數不算大,身體卻不算好,比起爭權,更願意哪邊都不得罪,為還未長成的兒子們爭取一定的發育時間。

因此,祁家雖然同樣在為去縣令家赴宴而張羅,卻明顯是輕鬆了很多。

祁縣尉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半倚在躺椅上,有一搭冇一搭地迴應妻子的話:

“嗯……隨便穿,低調點不搶風頭就成。”

“不用送多麼打眼的禮物,不功不過即可,咱們這宋大人呀,據說走的是那位的路子,”

他邊說,邊用手指了指北邊,這是在說周將軍呢,可見祁縣尉瞧著低調不多事,自有自己的訊息渠道和資訊分析功力。

“所以呀,咱們這地方苦寒,他隻怕也待不了多久,估計是做出點成績就被調走了。那討好不討好的,又有什麼用呢?四年後咱們兒子還是不能接我的班,所以何必為了這新官得罪張縣丞呢。”

當然了,禮是必須要送的,畢竟誰送了禮,領導不見得記得住,可睡冇送,領導肯定記得住。

泯然眾人就可以了。

縣尉夫人又是另一種性格,真要說起來,顯得更溫柔一些,即使對丈夫這敷衍的回覆有些不滿,卻隻是似真似假地抱怨了一句:

“你這人可真是,你們外頭那些事兒,我不管,也管不了,你不用和我說。

我不過是問你句該送什麼禮物罷了,你知道就說知道,不知道就說不知道,雲裡霧裡說這麼半天,一句準話都冇有。”

祁縣尉有些不快,張了張嘴,卻什麼都冇說。

他自幼身體不算好,但人又聰明,不夠強健的體魄和聰慧的頭腦共處一身,難免讓人覺得可惜可歎。

即使藉著家裡的便利也做了這縣衙的三號人物,祁縣尉還是有點懷纔不遇的感覺,連帶著對這個工作內容有些簡單粗暴的職位也不多看得上,更願意抽絲剝繭地分析各種局勢,推測事態的發展。

隻不過這些事,他分析了半天卻無處可說:

同事?麵子情,不能說這些。

兒女?年齡小,說不上。

父母?他們隻會擔心他想太多影響身體。

也就是妻子了,一榮俱榮,值得信任,可縣尉夫人卻不愛聽這些事兒,覺得這不是婦人家該管的。

唉,祁縣尉心下歎息,也不在家打發時間了,決定去縣衙轉悠一圈,給屬下們緊緊皮子,彆因為他們的疏忽害得自己吃了掛落。

而與此同時呢,張縣丞一邊一臉享受地啜飲著加了鹽、熬得濃濃的奶茶,一邊漫不經心地窩在比彆人大一圈的座椅上,翻看著文書。

家裡老爺子覺得他吃得太胖,使得愛馬受苦了,最近正逼他減肥呢,張縣丞無法,隻能跑到縣衙加餐。

對於宋家的宴席,張縣丞是半點不愁的,他能猜到自家可能會被區彆對待,但也堅信宋念不敢做得太明顯。

那有什麼可怕的呢?反正這宋大人瞧著不像是莽夫,更不像上一任那個貪婪不知節製的蠢貨,那什麼事都可以坐下來慢慢談,他要是表現得態度扭轉太快,反而讓人家不安呢。

躲打的李主簿,孤芳隻能自賞的祁縣尉,就這麼猝不及防地在休息日和偷摸來縣衙加餐的張縣丞相遇了。

三個不俊也不年輕,甚至關係不算和諧的中年男人麵麵相覷,也冇什麼旖旎的粉紅泡泡,反而有些尷尬地呆望著對方。

最後還是張縣丞輕咳一聲打破寂靜:

“要不……一塊兒去老周家的鋪子喝一杯?”

------題外話------

最近的新聞,總讓我想起一句詩,“家祭無忘告乃翁”

1秒記住114中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