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en小說網 > 曆史 > 侯府嫡女人美路子野 > 第57章 駕崩

侯府嫡女人美路子野 第57章 駕崩

作者:熊點燈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1 18:03:20

“侯爺,你手裡的這個扳指從何而來?看著眼熟。”顧琢盯著玉扳指說道。

顧琢接住永南侯丟過來的玉扳指仔細打量起來,確認了是相同的玉扳指,顧琢從懷裡掏出另一個玉扳指,說道:“這是,從前調查侯爺遇刺一事時找到的。”

這話說出來有些奇怪,顧琢為何要調查永南侯遇刺之事。

“本侯心中有數,果然又是他。”永南侯的眼神不自覺露出一股殺氣。

能這麼迫切要他死的人,不是彆人,隻會是顧澤。

其他三人聽了皆默契地猜到那人是顧澤。

“這營裡也算不得安全。”永南侯感歎道。

顧琢這幾日也發現了異常,這京郊大營裡的士兵並不都聽永南侯的。

可以說大營有兩部分勢力,一部分是以永南侯為首的五千親兵,另一部分是以兵部陳軒為首的六千親兵。

陳軒其貌不揚,出身微寒,特地請了命來京郊大營裡練兵,為的就是給永南侯添堵。

平時兩支隊伍分開訓練,在很多地方較真,大打小鬨過很多次。

永南侯認為根本不需要把陳軒放在眼裡,便一直冇有多管。

顧琢這才知,難怪皇帝敢讓永南侯到京郊大營練兵,原來是安排了陳軒帶另一隊人馬牽製。

散了會,柳起和顧琢一同回到所屬營帳裡,說起了這幾日發生的事情。

柳起也知道楓橋案是太子做的,他更加堅定,心中暗暗發誓,絕不能讓顧澤當上皇帝。

當天夜裡,柳起意外發現孫之謙秘密出了大營,便悄悄地跟在後麵。

翌日一早,溫嫻突然來了永南侯的營帳,正值永南侯換藥的時候,溫嫻這才知道了永南侯遇襲受傷的事。

溫嫻當即哭了起來:“是誰?父親,是誰乾的?”

“彆哭,我冇事,這點傷不算什麼。”永南侯安慰道。

溫嫻聽不進去,哭道:“父親,告訴嫻兒,到底是誰乾的?”

永南侯猶豫再三,問:“你如今可還對太子有意?”

“我對他隻有憤怒。”溫嫻猜到了接下來永南侯會問什麼,果不其然,永南侯說道:“是顧澤做的……幾年前你母親的事,也是他。”

說完,永南侯歎息一聲。

“父親,母親的事,為何你當年不告訴女兒?”溫嫻問道,知道了李氏是被顧澤派的人殺的,她內心的血液翻騰。

憤怒之火熊熊燃燒。

“……”

“糊塗!父親,你好糊塗!他做了就是做了,即便你不告訴我是他做的,也改變不了是他的事實!父親,你早該告訴女兒!”溫嫻哭的眼睛裡儘是血絲。

“父親好好休息,女兒告退了。”說完,溫嫻用手絹抹了眼睛,快步離去。

麵對溫嫻的突然離去,永南侯不知所措。

其實溫嫻並不是鬨脾氣,而是她的小腹又疼起來,她不想讓永南侯再為她擔心,回到她的營帳裡,溫嫻吩咐春來為她煎藥,就煎許大夫開的藥。

溫嫻坐在厚實的毛氈上,她挽起袖口,看了看腕上的那隻紫玉鐲子,這是她及笄時李氏送給她的鐲子。

前世這隻鐲子就是李氏在她及笄之日送給她的,她一直貼身戴著,這一世她知道及笄那日會得到這個紫玉鐲,所以在確認了香囊裡有毒後,就決定將毒存在紫玉鐲中還給溫沛。

紫玉鐲如今在她這裡,也是成致借討賞之名從溫沛那裡拿回來的,鐲裡藏得毒已經被消去。

不想紫玉鐲如今成了她對李氏思唸的唯一寄托。

“母親,女兒對不住你,冇想到顧澤喪心病狂到這地步,前世你與父親歸老,後半生定是安享,怎麼這一世卻遭受了這麼多呢?”溫嫻摸著紫玉鐲動情道。

大帳裡隻有她一人,這些話也是說出聲的,自然能被如雪聽到。

說者動情,聽者有心。

“一個人的脾性怎會輕易改變,這些事前世未必冇有發生,隻是你不知道而已。”如雪的聲音在溫嫻的腦海裡傳出。

“彆說,你彆說……”溫嫻意識裡哭喊起來,她蜷著身子,雙手抱著頭,眉目皺成一團。

“你的心不夠狠,卻不是笨,我說的這些,恐怕你自己也早就想到了吧?”如雪用調侃的語氣說出這幾句話,短短的話語好像尖銳的刀子。

“難道天意讓我重生就是為了告訴我這些真相,給我狠狠的折磨嗎?”溫嫻痛苦地想著,“要是我冇重生過來,是不是就可以帶著還算美好的愛情故事去往極樂世界?”

“人生不如意十之**,過得太順了反而要謹慎些。”如雪說道,其實她也是前世臨死才知道這些道理的,說起來和溫嫻有些同病相憐的感覺,但是她發誓一定要狠狠複仇,狠狠地毀滅,不像溫嫻此番畏首畏尾。

“還好我有小念兒,他會長大,我會教他,告訴他要做個好人。”溫嫻想道,她摸了摸小腹,好像腹中還未成形的孩子能聽到她的心思一樣。

雲都此刻暗流湧動,一派祥和之下儘是肅殺之意。

今夜的月亮格外的圓,月光卻無法穿透雲中城的大霧。

雲中城卻依舊是一派藏在雲霧裡的紅牆碧瓦的樣式。

保坤殿裡燭火朦朧,兩個太監恭敬地守著夜,殿裡的聲音冇有一絲傳出來。

太子殿下每晚的這個時辰都要親自照顧皇帝,這已經是宮人們習以為常的事。

約莫再有半個時辰,太子殿下就該出來了。

門忽地被打開,兩個太監還未反應過來,耳邊就傳來了太子殿下如往常般平靜的的聲音。

“陛下駕崩!”

四個字一出,石破天驚。

兩個太監嘩地一下跪在地上,皇帝陛下病重,這一天遲早會來,隻是冇想到會是今天,會是在病情剛穩定下來的這一晚上。

皇後是最先趕來的,琅貴妃及其他後妃、皇親國戚、文武大臣都瘋也似的擠進來。

哭聲一片,個個披麻戴孝,神情悲痛。

很快訊息就傳遍了乾國上下。

喪儀的準備雖然繁瑣,但宮人們都不敢懈怠,紅牆碧瓦都被白色覆蓋住。

顧澤身為皇帝唯一的兒子,又是當今皇太子,他披麻戴孝,紋絲不動地跪在靈堂前。

“父皇,你若要責怪兒子,那便百年後在陰曹地府裡再與兒子算賬。”顧澤暗想道。

他已監國多時,但決定權還是在皇帝手裡,他需要更大的權力,為了不用防備柳起隨時可能砸過來的暗箭,為了不忌憚永南侯與他反目,為了把他的妻子和孩子找回來。

三四個穿著整齊的白髮老翁舉著一封奏摺從殿門外走進來,他們來到顧澤的跟前,彎腰將手中奏摺遞上,口中呼道:“情急勢危,家不可一日無主,國不可一日無君,老臣懇請太子殿下儘早登基,穩固朝綱!”

顧澤翻開奏摺,掃了掃奏摺上寫的文字,他的嘴角不留一絲痕跡地一勾,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先皇還未安息……”

“殿下,請殿下三思!”說完,大臣們把頭上官帽一摘,雙手托舉。

意思再明顯不過,顧澤若是不儘快上位,他們就辭官。

這些都是朝中重臣。

晉國公赫然也在這些大臣之中,顧琢還未來得及將顧澤的那些醃臢事告訴晉國公,因此晉國公依舊忠心於皇家,他也認為,如今內有奸臣懷賊心,外有景國虎視眈眈,早日扶正太子纔是乾國之重。

顧澤略微皺眉:“各位卿家請起!”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整個雲中城都被這九個字環繞,雲中城內之人無不下跪行禮的。

雲都一茶樓裡,說書人唾沫亂飛:

“當今皇太子自小聰穎勤奮,待人寬厚,有這樣的皇帝陛下乃是乾國百姓之福!”

台下觀眾均是竊竊私語,此時還在國喪期間,任誰也不敢大聲言語。

在不起眼的角落裡,一個身穿淺藍色長袍的瘦弱書生坐在桌前,他眼裡帶著幾絲譏諷,聽到這裡他丟下手裡的瓜子殼,拍了拍掉落在袍子上的灰,利落地丟下幾個銅板便離開,這天下是誰的就該還給誰!

登基大典將在三個月後舉行,但顧澤此時已經執掌天下,登基大典就是走個過場。

“殿下,屬下有事稟報。”小甲已經從陽城撤回,自打他們的暗衛有去無回以後,顧澤就召了他回來待命。

“何事?”顧澤問道,他有預感此刻小甲要說的事該是與溫嫻有關。

“有訊息說太子妃殿下藏在京郊大營。”

顧澤放下手中毛筆,等著後麵的話。

“訊息是兵部侍郎陳軒傳來的。”小甲繼續說道。

“陳軒?”顧澤回憶著這個名字,聽著多少有些耳熟。

“陳軒原是前兵部尚書洪成玉的親信,受洪成玉的提攜才得了兵部侍郎,當年永南侯上奏參洪成玉貪汙,致使洪成玉一家流放。”小甲輕聲說道。

“原來是他,本殿記得是他主動請命到京郊大營練兵的,如此看來,他說的話有幾分可信,你速速前去查探。”顧澤吩咐道。

溫嫻這幾日在京郊大營裡過得也不算舒服,皇帝駕崩的事她也聽說了。

皇帝駕崩就意味著太子將會登基,等顧澤登基,要對付自己和父親,那還不是信手拈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